生公往迹留虎丘,入门诹访冷飕飕。焦峣顽石百十片,庭前罗立不点头。当时说法宁驱使,入定澄心见如此。至今徒众辄称扬,月明灯烂犹崇祀。百步更瞻铸剑泉,吴王空能举郢鄢。镯镂反赐子胥死,剑铦何似信才贤。抠衣拾级古塔高,百尺层层凌青霄。大雄舍利真奇壮,水摇野远日光韬。升降周回劳不惮,妙境纵观谐夙愿。茫茫往事如飘风,苦茗坐啜兴长叹。出门再窥憨憨井,一掬入口愚蒙醒。廉贪之水记端州,夷齐清操真可景。返舟解衣神怡然,走笔漫述游春篇。大呼三老鼓枻去,片席翩翩向北天。——明代·饶与龄《游虎丘寺漫记古风二十八句》

元夕连雨苦寒

明代:庞尚鹏

广东南海人,字少南。嘉靖三十二年进士。授乐平知县,擢御史,出按河南、浙江等地,搏击豪强,吏民震慑。嘉靖四十四年,在浙江推行一条鞭法,为一条鞭法之始。隆庆元年,迁大理右寺丞。次年,擢右佥都御史,兼领九边屯务。诸御史督盐政者以事权被夺,起而攻之,斥为民。万历四年起故官巡抚福建,拜左副都御史。忤张居正罢归,家居四年卒,谥惠敏。有《百可亭摘稿》。

庞尚鹏

芳村斜抱曲江头,缥渺沧波起白鸥。地暖春藏编竹坞,花深人倚望仙楼。云中鸡犬千家晓,湖上风烟五月秋。多少巨鱼横钓石,胜教溟渤下金钩。——明代·庞尚鹏《水村小景》

水村小景

连月不一雨,一雨便连月。浲水没田庐,郊原尽鱼鳖。干戈苦相寻,徵求贫彻骨。万口日嗷嗷,鲋鱼藏涸辙。西江千里遥,斗水安能活。吁嗟行路人,相盻如胡越。时事转多艰,念之中肠热。天高视听卑,耳目何辽绝。谁为万言书,绘图上天阙。世运苟太平,甘齧山中雪。——明代·庞尚鹏《端州积雨潦大涨有司供亿纷然民甚苦之》

端州积雨潦大涨有司供亿纷然民甚苦之

送送登仙舟,珠海晴不波。捲尔天山易,听我粤社歌。处以同心合,出以同心和。行矣济时泰,包荒用冯河。——明代·庞嵩《赠古林何廷尉北上二首
其二》

赠古林何廷尉北上二首 其二

明代:庞嵩

送送登仙舟,珠海晴不波。捲尔天山易,听我粤社歌。

处以同心合,出以同心和。行矣济时泰,包荒用冯河。

1

游虎丘寺漫记古风二十八句

10bet网址,明代:饶与龄

饶与龄(一五四三 —
一五九五),字道延,号宾印。大埔人。相长子。明神宗万历十七年进士。曾试政都察院,以父母归侍二年而父卒,免服谒选,补中书舍人,才两月而病卒。有《新矶题咏》、《松林漫谈》、《谩笔稿》、《宝印诗草》,父子合刻诗文为《椿桂集》。清康熙《潮州府志》卷九上、清乾隆修《潮州府志》卷二九有传。

饶与龄

投壶盘辟短长歌,狸首风猷浑未磨。奏鼓已曾宗鲁薛,奉觞犹自洽中和。高天焕揭槫桑日,巨海源通星宿河。要识三千皆峻极,觉来宗往是谁多。——明代·庞嵩《天山草堂复投壶礼》

天山草堂复投壶礼

长啸须寻阮步兵,醉来高枕一身轻。如何范蠡扁舟去,千载犹传货殖名。——明代·庞尚鹏《邻翁问治生口占一绝》

邻翁问治生口占一绝

连月不一雨,一雨便连月。浲水没田庐,郊原尽鱼鳖。干戈苦相寻,徵求贫彻骨。万口日嗷嗷,鲋鱼藏涸辙。西江千里遥,斗水安能活。吁嗟行路人,相盻如胡越。时事转多艰,念之中肠热。天高视听卑,耳目何辽绝。谁为万言书,绘图上天阙。世运苟太平,甘齧山中雪。——明代·庞尚鹏《端州积雨潦大涨有司供亿纷然民甚苦之》

端州积雨潦大涨有司供亿纷然民甚苦之

明代:庞尚鹏

连月不一雨,一雨便连月。浲水没田庐,郊原尽鱼鳖。

干戈苦相寻,徵求贫彻骨。万口日嗷嗷,鲋鱼藏涸辙。

西江千里遥,斗水安能活。吁嗟行路人,相盻如胡越。

时事转多艰,念之中肠热。天高视听卑,耳目何辽绝。

谁为万言书,绘图上天阙。世运苟太平,甘齧山中雪。

1

雨暗银灯灿,重檐溜未乾。那堪风飒飒,况复夜漫漫。香散屠苏酒,寒深苜蓿盘。却惭朱履客,愁杀踏青难。——明代·庞尚鹏《元夕连雨苦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