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崖杂咏 其一

宋代:何绛

何绛,顺庆人。徽宗宣和间进士(清康熙《顺庆府志》卷四)。

何绛

圣帝归梧野,躬来谒圣颜。旋登三径路,似陟九嶷山。日照堆岚迥,云横积翠间。期修封禅礼,方俟再跻攀。——宋代·徐氏《丈人观谒先帝御容》

丈人观谒先帝御容

再到金华顶,玄都访道回。云披分景象,黛锁显楼台。雨涤前山净,风吹去路开。翠屏夹流水,何必羡蓬莱。——宋代·徐氏《题金华宫》

题金华宫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宋代·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宋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1

宿冲虚观

宋代:何绛

何绛,顺庆人。徽宗宣和间进士(清康熙《顺庆府志》卷四)。

何绛

碧烟红雾漾人衣,宿雾苍苔石径危。风巧解吹松上曲,蝶娇频采脸边脂。同寻僻境思携手,暗指遥山学画眉。好把身心清净处,角冠霞帔事希夷。——宋代·徐氏《题金华宫》

题金华宫

共谒御容仪,还同在禁闱。笙歌喧宝殿,彩仗耀金徽。清泪沾罗袂,红霞拂绣衣。九疑山水远,无路继湘妃。——宋代·徐氏《游丈人观谒先帝御容》

游丈人观谒先帝御容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宋代·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宋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1

一春黄菊满东篱,岂是高天别有私。错被鹧鸪频懊恼,原来佳物不逢时。——宋代·何绛《珠崖杂咏
其一》

古坛秋尽菊花新,落木千章绕四邻。葛令丹台犹未改,白家音乐已难陈。天鸡夜半争啼日,仙犬年多不吠人。却忆昨宵闻颇异,空中一曲随梁尘。——宋代·何绛《宿冲虚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