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枕是龙宫石,割得秋波色。玉簟失柔肤,但见蒙罗碧。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归来已错失,锦瑟长于人。后天涧底松,后天山头檗。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识。——明代·李义山《房中曲》

  湖山经醉惯。渍春衫、啼痕酒痕Infiniti。又客长安,叹断襟零袂,涴尘什么人浣。紫曲荒门,沿败井、风摇青蔓。对语西邻,犹是曾巢,谢堂双燕。春梦尘凡须断。但怪得、当年梦缘能短。绣屋秦筝,傍川红偏好,夜深开宴。舞歇歌沉,花未减,红颜先变。伫久河桥欲去,斜阳泪满。

房中曲

唐代:李商隐

李义山,字义山,号开封生、樊南生,南齐盛名诗人,祖籍阿布扎比沁阳,出生于内罗毕荥阳。他拿手杂谈创作,骈文文学价值也非常高,是晚唐最优异的小说家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云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不常间期的段成式、温廷筠风格周围,且多少人都在家门里排名第十六,故并称呼“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难舍难分悱恻,精彩使人陶醉,广为流传。但有的小说过于猛烈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派互殴的缝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北抚顺市沁阳与修武县分界之处)。文章收录为《李商隐诗集》。

李商隐

如磐夜气压重楼,剪柳春风道凉秋。瑶瑟凝尘清怨绝,可怜无女耀高丘。——近今世·周豫山《悼丁君》

悼丁君

有数板焦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分。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50%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清朝·纳兰容若《临江仙·点滴板焦心欲碎》

临江仙·点滴芭蕉根心欲碎

湖山经醉惯。渍春衫、啼痕酒痕Infiniti。又客长安,叹断襟零袂,涴尘什么人浣。紫曲门荒,沿败井、风摇青蔓。对语北邻,犹是曾巢,谢堂双燕。
春梦凡尘须断。但怪得、当年梦缘能短。绣屋秦筝,傍木丹偏幸,夜深开宴。舞歇歌沈,花未减、红颜先变。伫久河桥欲去,斜阳泪满。——明代·吴文英《三姝媚·过都城旧居有感》

三姝媚·过都城旧居有感

宋代:吴文英

湖山经醉惯。渍春衫、啼痕酒痕Infiniti。又客长安,叹断襟零袂,涴尘哪个人浣。紫曲门荒,沿败井、风摇青蔓。对语北临,犹是曾巢,谢堂双燕。
春梦世间须断。但怪得、当年梦缘能短。绣屋秦筝,傍川红偏疼,夜深开宴。舞歇歌沈,花未减、红颜先变。伫久河桥欲去,斜阳泪满。8唐诗精选,悼亡,追忆,写景,怀想

三姝媚

  那是一首感旧伤怀词,萍踪浪迹的散文家吴梦窗27日路过都城广陵(今格拉斯哥),来到当年曾停留过的住处拜见,但见荒草填门,井垣黯然,不禁动容纷纷,情不自胜,于是吟成此词,以抒襟怀。

  下阕侧重描写昔日故居的红火,由今抚昔,更表现出诗人内心的惨烈。“春梦尘凡须断”是一句蕴涵哲理内涵的警语,也是诗人凭吊旧居后的一声深沉的惊叹:春梦是指日可待的,並且其暂停也是自然的,“凡间哪有不散的酒席”?那是自古贰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真谛。何人也不能够质问梦缘的一瞬即逝,但是过去的记得终究是令人流连的。“绣屋秦筝”三句是对既往美好纪念的显得:绣屋中筝声阵阵;醉美人花在阶前傍着人儿开得那般娇艳;夜深了、酒宴才开;轻歌曼舞更扩张了兴奋的空气……“舞歇歌沉”三句是记述当年的情变:就在当时,歌方停,舞才歇,花还怒放着,不知为啥,她便变了心,从此就再无音信……唉,昔日的离合悲欢都像梦一样逝去了,又如东流水般永不再返。久久地站在河桥边眺望自家荒草丛生的故居的小说家要走了,却又舍不得离去,在有生之年影里,小说家的眼中包括的是辛酸辛酸的眼泪。“伫久河桥欲去,斜阳泪满”实在是一个精美的终极,它不止最终点明了散文家怅观故居的方面和离开,而且使大家见到了小说家茕茕凭吊的身影,河桥一斜阳;伫久一欲去一泪满,既有情状、时间,又有动作、心境,这两个融合渗透,创制出二个多么充满诗意、多么具备内涵的综上说述独特的意象呵!(张厚余)

  “紫曲荒门”以下三句写自身老宅后天衰退的光景:“紫曲”系京都巷陌的称号,在紫门朱院的反衬下,本人的门前长满荒草,院中的井台年代久远荒废失修,蔓草披离,在风中晃荡着……更令人触目伤怀。“对语北濒”三句用的是刘禹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平日百姓家”的古典,系指旧居北隔的家门亦已败落,这段时间为平民所居,那巢中栖着的可能当下华屋下的燕子。词中不独有写本身旧居的荒芜,也写西邻的转换,那就相比较普及地写出世事的沧桑和王室的排斥,暗中表示出明代王朝的内部抵触斗争,和逐步走向衰微的颓势。

  过都城旧居有感  

  吴文英  

  上阕珍视描写故居现时的荒疏景色。最初三句交代本身自离开故居之后那多数年来的漂流生涯:“湖山经醉惯。”寥寥五字便作了三个影象的总结。“湖山”表现浪迹江湖;“醉”意味着借酒浇愁,生不得意;而“惯”则意味着那样的活着已习于旧贯,成为习于旧贯。为了越发形象化,诗人以“渍春衫,啼痕酒痕Infiniti”加以具体描写。陆放翁有“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的诗词,诗人在此间以酒痕啼痕湿渍春衫表现协和的四海为家生涯,比陆诗分量更重,其痛楚程度也更胜一筹。“又客长安”乃“过都城”的点题之笔,“长安”可是是二个借喻,实指后晋都城咸阳。“叹断襟零袂”二句自画出作家窘困落魄的形象:衣不蔽体,尚且积尘染垢,无人替他收拾洗涮。按作家吴文英毕生未曾入仕,只做过好几总经理文件的小职责,生活时常贫寒撂倒,他曾有“几处路穷车绝”的字句自诉遭遇的费力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