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何世,今岁是何年。君看变幻如许,掩袂复奚言。依旧飞还退鹢,对影魂销黯黯,浪拍夕阳天。回首见帆远,底处似乡园。旅怀积,千叠巘,逼镫前。谁教异地明月,偏向此时圆。尽许高歌破闷,那用忧愁自苦,得过且安便。但愿人长寿,万事付云烟。——魏晋·高燮《水调歌头
寄欿庐安庆》

秋梦冷于莼。欲化烟痕。梧桐疏响扑栏频。风雨凄迷人不寐,无限黄昏。一榻隔凡尘。瘦骨嶙峋。绕阶络纬作哀呻。听到宵阑犹断续,似我吟魂。——魏晋·高燮《浪淘沙
其一 梦中得首二句,因成此阕》

水调歌头 寄欿庐安庆

魏晋:高燮

高燮,字季和,高允、高推弟,勃海蓚人也,有文才。太武每诏征,辞疾不应,恒笑高允屈折久官,栖泊京邑,常从容于家。州辟主簿,卒。孙市宾,永熙中,开府从事中郎。

高燮

乳哺请看檞上鸦,萧然两鬓雪霜加。展书心似盈蹊草,作字瞳如隔镜花。身世冥冥纷去雁,官私苦苦辨鸣蛙。闲窗搓手浑忙甚,不是诗筒是画叉。——清代·张仁黼《感事述怀步漫堂韵》

感事述怀步漫堂韵

负郭人家野竹围,水田当户似僧衣。惯来鸥鹭饶閒意,浴罢梳翎傍短篱。——清代·常纪《行县
其二》

行县 其二

清淡笔底落云烟,倾盖城南尺五天。敢道遗芬留桂苑,争瞻峻望在花砖。日斜瓯茗留香暖,春早盆梅得气偏。把酒重逢敦夙好,此诗应记各编年。——清代·崔性学《赠志青侍御用前韵》

赠志青侍御用前韵

清代:崔性学

清淡笔底落云烟,倾盖城南尺五天。敢道遗芬留桂苑,争瞻峻望在花砖。

日斜瓯茗留香暖,春早盆梅得气偏。把酒重逢敦夙好,此诗应记各编年。

1

浪淘沙 其一 梦中得首二句,因成此阕

魏晋:高燮

高燮,字季和,高允、高推弟,勃海蓚人也,有文才。太武每诏征,辞疾不应,恒笑高允屈折久官,栖泊京邑,常从容于家。州辟主簿,卒。孙市宾,永熙中,开府从事中郎。

高燮

苏门先生善长啸,声出丹田吐灵窍。骈阗半岭鼓吹喧,缥缈中天鸾凤叫。海陵豪客云耳孙,广颡丰颐有奇抱。三杯耳热意气雄,仰面蹙口声转洪。初如幽溪泻山溜,渐如大谷吼松风。清如沧江铁笛裂云石,肃如寒天哀角号霜空。烈如猛虎跑地山月黑,壮如灵鼍掀浪海日红。悲如渐离击筑燕人慷慨泣市上,惨如荆卿依柱秦帝辟易走宫中。好坐剑阁峨眉,凛冽凄清古雪吹空寒瑟瑟。好踞泰山日观,悠扬迢递罡风响入秋冥冥。幔亭峰顶使子骞太姥玉管金箫千派歇,洞庭湖口令湘妃汉女银筝锦瑟一时停。仙人犹然爱此声,何况我辈之凡情。一啸愁人能散郁,再啸醉客亦解酲。三啸洒洒尘心失,四啸飘飘道骨轻。此声天授非人力,开口欲学学不得。岂是神丹绛雪调,将毋真气黄房植。仙家有种宁偶然,吾欲挟尔游八极。嫌尔太肥饿令瘠,愿尔两腋一朝生羽翼。——清代·屠粹忠《长啸歌赠孙雪庵》

长啸歌赠孙雪庵

深深万竹一峰圆,磴道盘青欲上天。空翠湿衣山雨合,身行云雾作飞仙。——近现代·康有为《韬光寺》

韬光寺

今日是何世,今岁是何年。君看变幻如许,掩袂复奚言。依旧飞还退鹢,对影魂销黯黯,浪拍夕阳天。回首见帆远,底处似乡园。旅怀积,千叠巘,逼镫前。谁教异地明月,偏向此时圆。尽许高歌破闷,那用忧愁自苦,得过且安便。但愿人长寿,万事付云烟。——魏晋·高燮《水调歌头
寄欿庐安庆》

水调歌头 寄欿庐安庆

魏晋:高燮

今日是何世,今岁是何年。君看变幻如许,掩袂复奚言。

依旧飞还退鹢,对影魂销黯黯,浪拍夕阳天。回首见帆远,底处似乡园。

旅怀积,千叠巘,逼镫前。谁教异地明月,偏向此时圆。

尽许高歌破闷,那用忧愁自苦,得过且安便。但愿人长寿,万事付云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