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与笑,恋与愿与恩怨,

文/雍万萍

  难得的妙龄,倏忽的妙龄,

图片 1

  前边有座铁打地铁城坦,青少年,

人生

  你走了城堡,永别了春光,

福祸无常

  永别了青春,恋与愿与恩怨!

就好像一首歌唱的那么

  妙乐与酒与玫瑰,不久住红尘,

  青年,彩虹有的时候在远方,

总要黑

  梦之中的水彩,无法永葆鲜妍,

  你须珍贵,青少年,你有限的脉搏,

总要别离

  休教幻景似的消散了您的华年!

可是

相恋的人兄弟

您为什要走得那么匆忙

您干吗不再稳重思忖

而要酒入优伤

令人生的不测

定格在绝决的悲戚

我们知晓

你的内心满是哀伤

你的活着里

有太多伪装的不屈

当本人听见惊恐不已的梦

不由热泪流淌

人生

何以会那样

已经爱人

找不到同一的方向

早已的至亲血缘

到最后

是一场硬伤

究竟是金钱

损害了人

还是人

丧失了天良

自己无力的问

自身痛苦的想

一场正剧

令你永别妻儿

永别爹娘

去了三个

今生再也回不来的地点

一场正剧

让你沉睡在黑夜

再也

再也看不到天亮

兄弟

愿你一齐走好

记得回家的路

记得你的出生地

愿你天堂里

遗忘恩怨

不再伤痛

做坚强的沙漠狼

谨以此文献给作者的亲朋兄弟,他的微信名为  沙漠狼 

2017年10月17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