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

10bet网址 1

  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初夏之夜,翻阅新购《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9月)。此书所收大部分诗词以前均读过,少数第一次读到,其中一首是《归国谣·今宵月》,据考证系毛泽东1919年所作。其词云:

  【注释】

今宵月,直把天涯都照彻。清光不令青山湿*,清溪却向清滩泄。鸡声歇,马嘶人语长亭白。

  〔给丁玲同志〕一九三六年夏,著名左翼女作家丁玲逃离被国民党囚禁三年多的南京,秘密经上海、北平、西安于十一月来到陕北保安。中共中央宣传部在一孔大窑洞里开会欢迎她,中央领导人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都出席。会后,毛泽东问丁玲打算做什么,她答“当红军”。她随后就到前方总政治部工作。作者因此写这首词送她。丁玲(一九○四——一九八六),原名蒋冰之,湖南临澧人。一九三二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毛泽东:《归国谣·今宵月》

  〔保安〕在陕西省西北部,当时是中共中央所在地,一九三六年改名志丹县。

据书中考证,此词系毛泽东1919年所作,并在1937年春天在延安书赠湖南同乡丁玲,但迟至丁玲辞世后于1992年11月《中国风》创刊号上才得以发表。

  〔纤笔〕细致描绘的笔,指丁玲的文笔。

当时,毛泽东书写了十余幅诗词赠给丁玲,丁玲保存了九幅。其中八首是毛自己的诗词(包括这首《归国谣·今宵月》),另外一首则是同为湖南同乡的黄兴所作的《临江仙》,并且唯独这一首毛标注了作者和写作地点“黄兴”。

  〔毛瑟〕德国毛瑟工厂所制造的步枪和手枪。孙中山在一九二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与报界的谈话》中说:“常言谓:一枝笔胜于三千毛瑟枪。”

读至此心头一动。1937年春天,国难方殷,延安的天气估计还很寒冷。两个湖南同乡在北方的窑洞中谈论诗词,笔墨往还,可谓一段佳话。更重要的是,这件小事清晰反映了湖南革命传统在黄兴与毛泽东之间的传承性。

  〔陇山〕在陕西省陇县西北,延伸于陕甘边境。

展开剩余73%

本来,毛泽东和黄兴就是有渊源的。毛早年同蔡和森组织留法勤工俭学,以及后来回长沙开办文化书社、开展革命活动,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可能是来自章士钊在上海组织社会名流捐赠的两万银元**。而章士钊是华兴会创始成员,黄兴则是华兴会会长,二人关系密切。毛泽东钦佩甚至崇拜黄兴,是可以推想的。但毛手书黄兴《临江仙》一词赠给丁玲,则是我读到的首条可以证明这一点并将黄兴和毛泽东二人直接联系起来的历史资料。

查《黄兴集》(湖湘文库版,2008年1月),的确收录了《临江仙》这首词:

十万貔貅驰骋地,那堪立马幽燕?羯奴何处且流连。毡庐迷落照,狼穴钻残烟。收拾金瓯还汉胤,重瞻舜日尧天。国旗三色最庄严,乱随明月影,翻入白云边。

黄兴:《临江仙》——《黄兴集》页17《为林义顺书词》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充满革命气息的词。毛泽东很喜欢,于是抄赠丁玲。从毛注释了黄兴写这首词的地点来看,毛对黄兴的著作很熟悉。《全编》一书还认为毛稍早前赠给丁玲的词,是化用了黄兴《临江仙》的词句,连词牌名也是一样的,应当是有意为之。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毛泽东:《临江仙·给丁玲同志》

《全编》一书说“壁上红旗飘落照”化用了“国旗五色正飘然”(“国旗三色最庄严”的另一版本)“毡庐迷落照”,“三千毛瑟精兵”对应“十万貔貅”,是有道理的。此外,黄兴《临江仙》中的“立马”“幽燕”“收拾金瓯”等语,在毛的诗词中也出现过。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毛泽东:《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毛泽东:《浪淘沙·北戴河》

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梁再现。红旗越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毛泽东:《清平乐·蒋桂战争》

由上述资料可见,黄兴对毛泽东的理想与性情是有较大影响的。毛的革命情怀,对武装斗争的重视,部分当是受到黄兴的熏陶与启发。黄兴是中国近代第一代革命家,比毛泽东年长19岁。湖南革命传统,乃至中国近代革命传统,从这里看到了代际传承的清晰脉络。

2019年5月11日

丹枫阁注:

*《全编》一书照毛泽东手迹写作“清光不令青山失”。但据后一句“清溪却向清滩泄”词意,特别是其中转折之意,“失”当为“湿”,应系毛笔误,此处径改。

**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可以说是毛泽东一生事业的启动资金,对毛后来发展至关重要。章士钊之所以帮助毛,是因为毛的岳父杨昌济去世前给章写信推荐毛泽东和蔡和森。建国后,毛还惦记这笔钱,并自1963年起通过章含之向章士钊还本付息,直至章士钊去世。可见毛对此非常感念。上述内容见1993年版《毛泽东年谱》1919年12月、1920年6月条目及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