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

这天傍晚,阿P肩背着挎包,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东张张西望望,走走停停。他一不逛商店,二不看夜景,双眼只是盯着停在路两旁的自行车。瞧他那副样子好像是在找车子,其实他今晚是出来偷车的!
阿P为啥要偷自行车呢?原来,这几个月来,他是倒了大霉,一连被人偷了三辆自行车。阿P被偷急了,就多次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赵所长见是老熟人,忍不住笑道:“怎么?又是你。阿P啊阿P,你真是个稀里糊涂的马大哈,连自己的车都管不住。那小偷也真有眼,认准了你的车,一偷一个准。
阿P苦笑着恳求道:“赵所长,这该死的小偷害得我好苦呀!你帮帮忙,抓紧破案,把我的车子找回来吧。”
赵所长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阿P啊,这你别着急,车子迟早是会找到的,不过,你也要找找自身的原因,总不能老当马大哈。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我们派出所还忙得过来吗?”
阿P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他越想越恼火。他不敢再买车了,可没了自行车,上下班都不方便,这可如何是好?阿P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来了一股豪气:妈妈的,人家能偷我的车,难道我就不能偷别人的车?阿P气愤之极,不管三七二十一,带上偷车工具就出了门。
阿P毕竟没做过贼,每次在一辆自行车旁停下,他的家伙还没拿出来,浑身上下就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怎么也不敢下手。
就这样,阿P在街上转悠了半天,人也累了,腿也酸了,看看时间也晚了,算了,算了,自己没这个本事,还是回家去睡觉吧。阿P调转身子,无精打采地朝家里走去。当他经过一幢大楼时,突然听到墙角边“啪”地一声响,把他吓了一跳。仔细一看:那里有个人影!阿P壮着胆子,大喝一声:“谁?”随着手电简一照,一辆凤凰轻便车后面慢慢地站起来一位漂亮的姑娘。
阿P心中一阵狂喜,嘿,偷车贼,今天我可饶不了你!他又大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大哥,我……这车是我的。”姑娘低着头,小声地回答。
“啊?”阿P一愣,他怕被人骗了,又追问道:“怎么会是你的车?”
“大哥,我这辆车一个月前被人偷走了,现在才找到,那偷车贼刚刚上楼去,我想去报案,可又怕那人下楼来把车骑走;我准备把车拖走,可这车锁换了,又打不开……大哥,如果那人从楼上下来,你能帮我一起把他抓到派出所去吗?大哥,我求求你了。”
听了姑娘这番话,阿P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同是天涯沦落人,原来她和我一样车被人偷了。但要帮姑娘捉偷车贼,阿P又有些犹豫,万一要是碰上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自己可对付不了啊。阿P当时眼珠一转,说:“我看算了,万一人家不承认,说是从其他人手里买的,那就有的麻烦了。这样吧,这车既然是你的,我帮你弄开车锁,你赶紧骑走吧!”说完,掏出老虎钳,螺丝刀,对着车锁又是钳又是撬,使出了吃奶的劲,最后终于把锁撬开了。
那姑娘十分高兴,一个劲地向阿P致谢,还握了握阿P的手,最后骑上车走了。
阿P帮别人做了一件好事:他心里也很高兴,正想离开,这时,从大楼里走出一个人来,那人眼尖,很快就打起了招呼:“阿P,都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吗?”
阿P抬头一瞧,原来是派出所的赵所长,忙回答说:“我路过这里,正要回家去。赵所长,这么晚了,你还在外查案子厂
“我就住在这楼上,现在去所里值班。咦,我的自行车呢?怎么不见了!”
“哈哈,赵所长,你的车子也会被人偷?”阿P忍不住笑出声来,笑了一半他突然停住了。’“赵所长,你的车是不是放在墙角的那辆凤凰轻便车?”
“对,正是那辆车,怎么,你……”
“我……不不不,刚才我看见一个女的偷的.二十六七岁,长头发,瓜子脸,穿一套粉红色的连衣裙,是她偷丁你的车,我不知道她是小偷。”
赵所长一听,连忙拿出对讲机,根据阿P提供的线索,命令干警拦截偷车贼。
阿P站在一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帮小偷偷了派出所所长的车,这要是让赵所长知道了,准饶不了自己。阿P越想越害怕,趁着赵所长没注意,悄悄地溜走了。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民警找上门来了,叫阿P到派出所去一道。
阿P来到派出所,吓得头都不敢抬,赵所长让他坐下,告诉他说:“昨夜,我们破获了一起偷车案,经审讯,挖出了一个盗车团伙,共缴获了赃车三十多辆,其中有你报失的一辆车,等会你去认领。”
阿P心中一阵高兴:“真的,太好了!赵所长,谢谢你!”
“不过,,还有一件事,想请你讲讲清楚。”赵所长话锋一转,严肃地说,“据该女案犯交代,昨晚我那辆车,是你帮她偷的,她说,你还带着作案工具,这是怎么回事?”
阿P一听,冷汗都吓出来了,连忙解释说:“赵所长,我不该帮她,可我不知道她是小偷啊!”阿P连忙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遍。
赵所长听后又好气又好笑,说:“阿P啊阿P,你好大的胆,竟想出这样的馒主意。自己的车被人偷了,就能去偷别人的车吗?”

阿P连连点头:“赵所长,我是一时气糊涂了,下次我再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了。”
阿P出了派出所,突然想起,要不是自己帮那女偷车贼,派出所或许还没那么快破案哩,这一下他又神气起来……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

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还没对象,养成一个奇怪的毛病,就是爱给漂亮姑娘打分。他对刚上车的姑娘,竟打九十六分。他见这姑娘的手经常插入别人的口袋里。张江不但不反感,反而感到有意思。

这姑娘凭着那么好的容貌,不去傍大款,而干着小偷的的行当,这至少说明她把个人的贞操看高于一切,不然,当情妇,当三陪,都能挣大钱。到公众场合来冒险,说明她经济一定遇到了困难。这是一个突破口,抓住时机,我只要给她一点援助,完全让她不干小偷的行当。

当姑娘从一个老太太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时,张江密切注视她,见她把有钱的钱包放在自己提兜里了,说明她没有同伙,正这样想着车停了,姑娘麻利地下车了,张江紧跟也下了车。姑娘的脚步很快,张江小跑一阵才能追上她,往前一靠便搭讪说:“妹子走这么急干啥?”姑娘马上停下来,说:“你是干啥的,管这么宽?”张江后着脸皮笑嘻嘻地说:“刚才咱们不是坐一趟车吗?怎么,不认识啦?”这姑娘说:“车上那么多人我都认识吗?”

张江说:“可我却认准了你呀,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姑娘一阵脸红,便以柔克刚地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好像没伤害过你?”张江说:“但我有责任拉你一把!”姑娘厉声说:“不要脸,你是干啥的?”张江向公园一指,说:“这很简单,跟我到里面稍坐一会儿,我会把我的情况告诉你的。”那姑娘骂了张江一句:“神经病,我凭啥跟你去公园?”张江说:“我可是为你好啊!”那姑娘说:“我用不着你瞎操心!”姑娘为躲开张江,干脆转过方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可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听到张江追来的脚步声,便恶狠狠地说:“你想干啥?再这样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张江心里说,你现在最怕警察,便装出一副焦虑担忧的神态,说:“真要报警,你就惨了!咱最好还是私了吧。”姑娘并不买账,白眼球恨恨地刺了张江一眼,咬了咬牙孤注一掷地说:“前面不远就是平安路派出所,你敢跟我一块去吗?”张江见姑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劝说:“只怕你没这个胆量!我怕啥?”那姑娘说:“你敢不敢头前带路?”张江说:“我当然敢啦!”张江跨前几步赶到了姑娘前面,可走了一会儿,怕那姑娘溜号,便又慢了下来。

那姑娘却偷枪几步赶到前面去,说:“大胆走就是了,瞻前顾后算什么男子汉?”一进派出所,姑娘便对民警说:“这个人在大街上死皮赖脸的缠住我,请民警帮我解围!”漂亮姑娘最容易最容让人同情了,民警严厉问张江:“她讲的是不是事实?”那姑娘说:“一点都不错。”民警问张江:“那你是什么动机?”张江振振有词地说:“在公交汽车上,我亲眼看到她偷了别人的钱包,本想当场抓住她,怕伤她的面子,我便下车来做她的思想工作,最好让她自己主动交来……”

“你血口喷人,根本没有的事!”姑娘拦着张江说。公安人员处理这事是有经验的。在做了很多工作后,那姑娘仍不承认。让姑娘进了屋后,有两位女民警搜身。然而,除搜出七八块钱外,根本没有钱包。那姑娘不干,非要张江和派出所要陪她精神费不可。可张江仍不改口,硬说他亲眼看到她偷别人的钱包,她要控告张江犯了诬陷罪。两人正争的不可开交,一位扫大街的妇女手里拿着钱包进来了,说亲眼看到这个姑娘把钱包扔到冬青树丛里的……

原来,姑娘让张江带路那时,在后面做了手脚。一切真相大白后张江,一不留神,当了偷钱包的漂亮姑娘的英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