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在一个烟雨迷蒙的日子独自去武夷山上梅乡茶景村寻访北宋词人柳永的足迹,为的就是他那洒脱、凄婉而又富有诗意的人生。

古人的风流韵事,都是与才子挂钩的。在这漫长岁月之中,流恋于烟花巷陌的风流才子不在少数,能够在这繁华的俗世之中,活出自己的不同与精彩的,却也不在多数,宋朝的人世浮沉之间,也唯独只有柳永,在烟花之地,成就了自己婉约派词人的众多经典诗词。他是写儿女情长,但是却没有一个俗字,反而是有着一种其他词人都没有的艳丽与意境;他也写自己的落魄江湖,却不是满满的哀怨,反而是在忧伤之中,多了一丝洒脱。

位于福建崇安的茶景村一带,山清水秀,碧绿青翠,群山连绵起伏,秀水浩淼寂寂,俨然一处世外桃源景象。童年柳永就是在这里汲取着大地山川的乳汁,迈着蹒跚的步履,逐渐濡染出卓绝千古的浪漫风流才情。据说,当年柳永离开武夷山时,清风凝滞,祥云遏止,百鸟朝凤,天地间一片沉静。

图片 1

走出大山的柳永转眼间就到了而立之年,其间他也像所有的读书人一样选择了仕途之路。在刻苦攻读四书五经的过程中,忽而就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红颜知己,有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肝肠寸断,有了“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的放浪形骸……但这一切,与近在咫尺的功名相比,又何足道哉!

这位当时在市井中最红的词人,到底又有着怎样的传奇一生呢?那么柳永的一生,还是要从千年以前的出生说起,他所出生的这个家庭,也是绝对的官宦之家,从他的祖父到父亲,再到自己的叔叔、哥哥,都有官职在身。虽然他在家中排行老七,但是家中对他也是疼爱有加,而且在他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吟诗作对了。在未来和家中的长辈一样出仕为官,自然的。是那个时代读书人最好的选择,当然以前的柳永也是这么想的。

在去京城的远途中,他品尝到了“多情自古伤离别”的人生况味。他再也不敢“登高望远”,怕的是“归思难收”;也不愿“伫倚危楼”,担心的就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可他的自负和豪情实在是太过强大,趋使着他如上足了劲的发条跌跌撞撞地奔到了京城。

图片 2

是北宋的科举抱愧这位旷世的才子!一战而负,内心虽感不快,但他还是轻轻一笑,潇洒地写了首《鹤冲天》,尽吐积压在胸中的块垒。“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是啊!在那个几家欢喜几家忧的日子,他轻轻地转身,一头就扎进了曲巷市井,踏遍红楼,寄情风月,醉卧花丛……这是何等的洒脱!

在他学成以后,自然要赴京应试,他想着凭借自己的才华,在未来白衣卿相也自是不在话下。但是等待着他的却是屡屡的失利,柳永面对这样的现实,原来的热情和自信也逐步被浇灭了。而京城的光怪陆离,还有各种新鲜的事物,让他在惊讶之余,也激发了他的才情。而且在以前的学习的时候,他就喜欢作慢词,并不喜欢纯文学的诗。在这个充满风情的京城,比起以前的死读书,他体会到以前从未走过的快乐。

尽管现在看来,柳永似乎有些俚俗甚或低贱,但事实上他的这种选择也可能正是出于一种无奈。宋仁宗年间,社会太平,天下无事,京城繁华绮丽的景象的确为柳永倚红偎翠提供了可能。在受到第一次打击后,柳永没有像陶渊明那样一旦受挫马上选择归隐,也没有像苏轼那样在磨难中用诗文来抒写自己的愤懑,他是带着孤寂和苦闷去到笙箫歌舞中寻找灵魂的慰藉。

图片 3

深谙音律的柳永一夜之间就在歌馆妓楼里找到了自我价值。那些貌美、清秀的女子带给他的远不止心灵的愉悦,更多的是为他施展才华提供的机会。柳永饱醮着无限的深情,挥洒着满腔的苦泪,就着星星点点的烛泪,在声声箫咽中创作出一首首荡气回肠的歌舞曲词。那些和着离别泪痕的哀婉文词,应着清丽妙美的声调,掠过遥远的星空,传遍千家万户,“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不过柳永的心中,也不全然是享乐,尽管总是在烟花巷陌里面时常流恋,但是打小扎根在骨子里的那份文人的正统,他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只是因为有才之人大多时候都会恃才傲物,柳永正是这样的人,所以面对功名,他也就多了几分轻狂。虽然他还是无法远离烟花柳巷,但是仍然还是在一直积极的准备着来年的应试。他骨子的里的那股文人的傲气,让他没有办法就这么轻易的舍弃功名。

柳永的声名已经传遍京城的每一个角落,在朝堂内一片狼籍,在朝野外却处处颂扬!按说,他该知足了,但他并没有忘记父母的谆谆告诫,没有忘记济世报国的宏伟志愿。带着对功名的热切期望,他再次加入科举考试的大军。只可恨那宋仁宗器量狭小,那里容得下这么个浪荡才子。“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这胡乱的一笔勾倒了柳永的所有梦想,无边无际的绝望让他暂时熄灭了在政治上的追求。“奉旨填词”,是对命运的自我解嘲,还是对大宋皇帝的愤怒嘲讽?

图片 4

其实,柳永也并非没有治世的才华。五十一岁那年,他又参加了考试,这次他吸取了以前挫败的教训,偷偷换了个名字,结果一举命中进士。随之而来的仅有的两年官宦生涯却被鬼使神差地列入《海内名宦录》,其经天纬地的政治才能由此可见一斑。

在宋仁宗初年的时候,他又一次参加了科举考试,虽然在这次的考试中,他已经轻松过关,眼看就要开启他期待的仕宦生涯了,只可惜他曾经在烟花之地中流恋的事情,无意间传到了仁宗的耳中,甚至还看到柳永所作的《鹤冲天》,这首次中写到宁愿把浮名都幻化成为杯中的美酒,这一首狂傲的词,引起了皇帝的不满,就将柳永的名字在皇榜中又再一次划掉了,皇帝的口谕,就等于给自己的仕途画上了一个最终的结局。

艰难而又丰富的人生阅历使柳永的词作大放异彩。在他的笔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其境界阔远旷大直逼唐人;“重湖叠巘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所描绘的杭州美景竟引得金主完颜亮投鞭渡江;“故人何在?烟水茫茫”,其思乡怀旧之情令人潸然泪下。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正是柳永酣畅淋漓的才华的具体体现。

图片 5

带着对俗世的忧虑和对市井生活的热爱,柳永在凄凉中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他离开尘世的那年一生磨难不断的政治家范仲淹也走完了生命的征程,两位同样想在中华大地上施展理想和抱负的北宋才子走的竟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殊途而同归,每每想到此处,总是慨叹不已!

鹤冲天

一生中,柳永在自己的诗词里写到过无数的别离,这位神情忧郁、情感丰富的诗人的最后一次与尘世的别离却大大出乎宋人的意料。半城缟素,一片哀声,给柳永送行的全是京城的名妓!威严的朝堂上竟容不下一个才情勃发的诗人,我不知道,那位端坐在龙椅上一本正经的皇帝听到此事会有何感想。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一袭布衫的江南才俊柳永,你是不是还要回来?青翠、俊美的武夷山还在夕阳西下鸥鹭倦归中静静地等待……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

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倚翠,

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饷。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后来有人还亲自向皇帝再次举荐过柳永,想要为他求一个功名,可惜宋仁宗喜欢儒词,就让柳永“且去填词”,此后柳永就更是在酒楼与柳巷之间辗转沉沦,奉皇帝之命在青楼里写词,这也就是后人经常提到的,“奉旨填词柳三变”。皇帝的做法,确实是扼杀了柳永为官的才华,同时就是因为这样的命运,才让宋朝有了这样一位杰出的词人。他用自己的词,写当时社会的儿女情,也将北宋的繁华富庶展现在人们眼前。

图片 6

柳永的一生其实是矛盾的,他渴求功名,可惜命运太喜欢捉弄他,让他也有着无限的悲愤之情。但是也因为这多变的命运,他的诗词,也带领着人们,回到北宋那个太平盛世中去。人生就是如此,有获得必定有失去,想要事事如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完美的人生,才能够知道它的真的面貌。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 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图片 7

文章为青楼诗社原创

转载请注明

喜欢诗词游戏的朋友可以关注哦

{“type”:2,”valu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