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有的人偏偏挺险而行。

1痛……这么强烈的疼痛感,还是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一边揉着脑袋,一边从地板上爬起来。咦?为什么我的手上竟然全是鲜血呢?我看着满手的鲜血,脆弱的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我紧张地检查着自己的手,想找出伤口。然而,我翻来覆去地看着手掌,甚至把它放到眼前仔细察看了很久,却根本找不到伤口所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明明记得自己刚刚还在上课啊。上课的时候我思想开了小差,想着今天要跟我最喜欢的严夕也告白时可能会出现的种种场景。想着想着,突然,教室好像出现了不寻常的晃动,我听见了同学们的尖叫声,然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下来……关于之后的事,我就没有什么记忆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就在我迷茫的时候,突然瞟到了地板上的那个人。那是谁啊?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大概是因为她的衣服和我的一模一样,所以才会觉得眼熟吧!不对,不仅仅是衣服,就连那中长的头发和头发上戴着的发卡都和我的一样。她……她就是翻版的我嘛!而我竟然好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好像……幽灵?“小黑,都怪你啦!非要设计这么复杂的死亡方法,看看,现在害死别人了吧!”就在我迷茫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这是……我顺着声音看过去。这个……我以为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比严夕也更帅,我以为世界上绝对不会有长相这么完美的男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白衣男生竟然长得这么完美。挺拔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两道浓密的眉毛,眉毛下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明月一般美丽,眼睛下面是高挺的鼻子和红润饱满的唇。他就像是从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嘛!“这个方法那哪里复杂了?我只不过是让一座小火山喷发,之后引起地震……为了不让地震的破坏太大,我特意选择了一座无人小岛作为震源,然后让余震可以刚好到达这里。受到余震的影响,教师的风扇掉落,正好砸中了林萌……然后她就死掉啦!”一旁的黑衣少年开口,一脸无辜地说。是我眼花了吗?为什么在我眼前出现的都是帅哥呢?而且一个比一个帅……现在说话的这个黑衣少年那蓝色的明眸如同一汪清泉,是那么的美丽耀眼。“可事实是林萌没有死,死的是眼前这个毫不相干的不知道叫什么的……”白衣少年一副十分不满意的样子,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我,问道:“对了,你叫什么?”他在跟我讲话吗?我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我叫黄小黄。”我小声的开口。“黄……小黄?这不是我们第58次考试的时候要杀的那条小狗吗?”白衣少年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郁闷地说。小狗……好吧!我必须承认,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的爸妈很没有责任感。小黄……怎么听都觉得像是隔壁邻居家土狗的名字。“看,都怪你,害死了小黄。”白衣少年撅着嘴巴不满意的说。“我怎么知道她们会在今天调换座位啊!”黑衣少年耸耸肩,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害死了小黄?他话语之中的那个“小黄”应该不是我吧?他们说的应该是隔壁邻居家养的那只土狗吧?我,我怎么会……被害死了呢?就在我郁闷的时候,几个身穿白衣、一身医护人员打扮的人跑了进来,将倒在地上的那个和我打扮相同的女生抬上了担架。那个女生被医生翻过来,我很不幸的看到了她的长相……她有着和我一样不怎么浓密的眉毛,她有着和我一样几乎看不到的睫毛,她有着和我一样小小的鼻子,她有着和我一样实在算不上丰润的嘴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呢?难道……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姐?不可能啊!这里是我上课的教室啊!我不可能连我的双胞胎姐姐和我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这件事情都不知道吧?那……这个人……“小黄啊!虽然我十分不想告诉你,都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已经死了。”就在我对着担架上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发呆的时候,原本站在我旁边和黑衣少年斗嘴的白衣少年拍着我的肩膀,一脸惋惜地说。“我……死了?”我迷茫的重复着白衣少年的话。我怎么会……我不敢相信的试图拉住那些医务人员问清楚,然而……我根本触碰不到他们。我就好像是透明的一般,可以穿过他们,却没有办法触碰到他们。这是……“好像每一个死掉的人都会这么试探一下。”白衣少年摸着下巴,像是总结一般说出了这样的话。死掉的人?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戳进了我的心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呢?“我……我真的死了?”我的语气中带着不受控制的颤抖。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颤抖,因为我在害怕。我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死亡,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已经死了的现实。虽然知道人一定会死,会遭遇我现在所遭遇的这一切,但是我不知道这一切竟然回来的这么早,来的这么快。“可以这么说……”白衣少年语气中的肯定让我根本没有办法逃避。“那你们……”眼前这两名少年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黑白无常吗?不对啊!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是长头发啊!为什么他们两个的发型很前卫……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穿的是黑色和白色的大长袍啊!怎么他们两个……虽然穿着黑色和白色的衣服,但是款式很时髦。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长得很狰狞啊!怎么他们两个都是美少年……“啊!我们是实习死神……我是白莲,叫我小白就好!”白衣少年眯着眼睛笑着说。“黑莓,小黑。”黑衣少年十分干脆的丢给我这么四个字。他们……他们……他们是死神,那我现在……真的死了吗?2“啊!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啊!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就死啊!”在确认了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之后,我对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件事情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而且,就算我这样放声尖叫,周围的同学好像也完全听不见我的声音,看不见我的人。“哎呀!本来不应该是你死的啊!我们本来想带走林萌,结果你这么不走运,和林萌换了位子……”小白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郁闷。他很郁闷吗?现在该郁闷的人应该是我吧……我只是换了个位子而已,就引来了杀身之祸!我死了……我就这么死了……我才十八岁啊!我是正处于花季的阳光少女!虽然我的成绩没多好,脑袋没多聪明,长相没多出众,但是我的存在也不影响社会的发展吧?怎么我就……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我也不想换位子!是她要和我调换位子的,我有什么办法啊?呜呜呜……再说,谁会知道换个位子,能连命都给换没了啊?”我委屈的说着,泪如泉涌。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事情啊!如果我有预知能力,我一定死都不会换位子的!“反正这件事情你也有一半责任,不对,是一大半责任!”就在我委屈极了的时候,黑衣少年却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莫名其妙,我自己还有一大半责任?现在的死神都是这么不讲理的吗?“那、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我含着眼泪哽咽地问他。本来我不应该死,按照所有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我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复活吧?应该有起死回生之类的法术吧?只要把我关于这两个人的记忆都消除就可以复活了吧?这个我没有意见啊!“没办法,只能重演一次了。”小黑叹了口气开口说。“重演一次?”这是什么意思啊?“就是明天再把今天的事件演一遍。”小白解释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重演一遍,我就可以复活吗?”我追问。“只要林萌死了,能够计入死亡名单,你就可以复活啦!”小白笑着说。他的话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让我整个人瞬间精神起来。不过,我转念一想,这是什么原理啊?林萌死了,我才能活过来?那我现在应该期盼林萌快点死掉吗?这样想会不会有点恶毒呢?可是如果不这么想,我就不能活过来……啊!好矛盾。“可是……”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吗?这种二选一的场面竟然就这么让我遇到了。这种场面不都是出现在电影里面的吗?怎么现在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呢?我年纪还太小,会不会不太适合这么沉重的命题啊?老天爷!“哎呀,没有什么可是啦!不要担心,你就拭目以待,等着明天的到来吧。”小白笑着说。拭目以待……成语不能乱用吧?“那我今天……”我想到自己此刻还保持着幽灵状态,不由得十分郁闷。“跟我们回家吧!我们今天晚上带你去吃大餐,当做赔礼……”小白十分兴奋地说,一副“你很正常”的样子。吃大餐……听到小白的话,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谁会在自己死了之后还有心情吃大餐,还是枉死之后……吃大餐。“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没好气地说,“我只想赶快去和我的身体约会。”没有人处在我这种状态还有心情吃东西吧。“哎呀!客气什么……”小白十分热情地说,好像我们已经很熟了一样。于是……三个人“愉快”的吃大餐去了。等一下……吃大餐!我们要吃的大餐是什么啊?该不会是香蜡纸马这一类东西吧?那些东西很难吃啊!身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不想吃那些东西啊!3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他们虽然物种不明,但是吃的东西和我们还是一样的——牛排啊,意大利面啊……他们,以及我,除了没有办法和活着的人沟通交流之外,就和活人没有差别。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做回普通人,和家人朋友们在一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所以,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来到学校。我看到小黑念了一句什么咒语,教学楼开始摇晃。我的脑袋不自觉地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大概是昨天地震给我留下的后遗症吧!“好了,我们去看看。”就在我对着教学楼发呆的时候,身边的小黑突然开口。于是,我们三个走进了教室。同学们已经从教室里逃窜出来,等我们进去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少年,另一个是站在一旁的少年。这两个人……应该是同一个人吧?看着这两个从长相到打扮完全一样的少年,我一时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就是肉体和灵魂分开之后的画面吧……一个肉体版的他和一个灵魂版的他。他愣愣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他,表情带着迷茫和惊愕。我想,我昨天看到自己的肉体大概也是这种表情吧!不敢相信加上迷茫,再加上不知所措。他死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活过来呢?不对……好像不是的。眼前的这个陌生男生并不是小黑和小白要带走的林萌啊!林萌是女生!眼前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男生!还是一个很帅的男生……眼前的这个人,比起小黑和小白这两个超俊秀死神也毫不逊色。除了白新的皮肤和高挑的身材这种帅哥必备条件之外,他的长相简直帅气的无法言喻。两道剑眉让他看起来英气十足,那双眼睛大而有神,黑白分明,干净的好像被泉水冲洗过。鼻子高挺,嘴巴不算饱满却很红润。“:看吧!都说不要搞这么复杂了,我们只要到教室里拿东西砸林萌一下,直接砸死她就好了!”小白十分不满的抱怨着。“那只毫无美感的死法怎么可以?这绝对有违我做死神的宗旨……”小黑十分坚定的说。“宗旨,宗旨……你就是太按照你的宗旨生活了,才会让我们考了97次试都不及格!我可不想再错第98次了!”小白继续抱怨着,一副和小黑有仇的样子。“说的好像前97次都是我的问题一样,难道你就没有错吗?况且,宗旨如果轻易被违背了,那还能叫宗旨吗?你就是生活的太没有宗旨了,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小黑也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完全无视我凄凉的心情,以及那个还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男生悲惨的表情。于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两位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吵起来啊!他们的吵架声引起了站在一旁的少年的注意,少年皱着眉头看向小黑和小白,眉宇之间透露出浓浓的不满。“这是怎么回事?”良久,少年迷茫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而小黑和小白在一边斗着嘴,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迷茫到忧伤的神情。“那个,你、你死了……”我忍不住好心的告诉眼前这位少年。少年听到我的话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什么……”停顿了两秒钟之后,他大声冲我吼道,“我死了?”看着眼前的少年,我心里有着无限的同情,遇到小黑和小白应该是我和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悲哀的事情了吧?所以,我原谅了他冲我怒吼。“嗯。”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死了?我是怎么死的?我为什么会死?算命先生说我能活到二百岁,我怎么会……”我只是一个单音节的回答,就引来了少年一连串的追问。他这么多的问题,我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然而看着他一脸的焦急,我最终还是决定把那些我也不大相信的事复述了一遍给他听。“你是死了……而且是被你头上那个吊扇砸死的。其实原本你不应该死,按照《死亡手册》上面所写的,应该死的那个人是这个班的林萌,没有想到不小心死错人了……”我努力想把整件事情解释清楚。男生听了我的话之后,思考了两分钟,然后突然愤怒的冲我吼道:“什么?死错了?为什么死错了?我怎么可能死错了?你们是怎么回事?连死人这种事情你们也能搞错?”怪不得妈妈经常教育我,不要管闲事。我只不过是跟眼前这个人解释他是怎么死的,他就对我大吼大叫。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我也是莫名其妙就死了啊!我也很生气啊!我也很冤枉啊……为什么我要这样被骂啊?想到这里,我的鼻子不自觉地有些酸酸的感觉。“别以为不讲话就没事了!你快点把我复活!我才不要现在就死掉!”眼前这个男生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简直要震破我的耳膜了。凭什么对我大吼啊!复活……我也想复活啊!我也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该死的……你……”他说着说着,突然停住了,不再开口,只是哀怨的盯着我的眼睛。我想,他大概是看到了我此刻夺眶而出的眼泪吧。“我也很想复活啊!如果我有法力,也想把自己复活啊!我也是莫名其妙被牵扯进来的人啊!我不过是换了个位子,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我死之后,还有人告诉我,大部分责任在我……”我一边哭一边委屈的说。如果可以,谁愿意死掉啊,真是的!“你,你也是……哎呀!你不要哭啦!我不是没对你怎么样嘛!只是转校第一天我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这种事情……你应该能体会我的心情吧……啊?”看到我哭了,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慌了。原来他是转校生啊!怪不得我没有见过他。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在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看着他手足无措地样子,我竟然觉得有一点好笑,这是怎么回事啊?4“那个,刚刚死掉的,你叫什么名字?”就在我郁闷的时候,小白和小黑终于结束了争吵,小白歇了口气,开口询问起眼前这个少年来。“黎溪尚。”眼前的少年没好气的说。“那个,小尚尚……刚刚小黄跟你说了你……你死错了这件事情了吧?”小白十分尴尬地说。小尚尚……这是什么称呼啊!死错了?这种话怎么听都觉得怪怪的吧?然而就是这么怪的事情,竟然确实发生了,而且就在我眼前。“你们是谁……”黎溪尚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敌意。“啊,又忘记作自我介绍了!我是实习剪辑师白莲,叫我小白就可以了。”小白十分热情地做着自我介绍。实习剪辑师……其实我昨天就想问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只不过我当时完全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根本来不及问,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实习剪辑师?”少年很明显和我有着同样的疑问。“嗯,就是专门制作你们这一生之中最辉煌的一分钟,专供你们在死之前回放。”小白十分开心的介绍着自己的工作。最辉煌的一分钟……我记得我在死之前,看到的是林萌和我最喜欢的严夕也在一起的画面。难道……林萌这一生中最辉煌的记忆就是和严夕也在一起吗?等一下,等一下!他们……他们在一起,我要怎么办啊?我还想跟严夕也告白啊!我告白的话都还没有说,我告白的信都还没有送出去,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了呢?“死前最辉煌的一分钟?为什么我最辉煌的一分钟是看到两个陌生男女在一起的画面啊?”黎溪尚十分郁闷的说。看来,他也看到了林萌和严夕也在一起的画面。我十分能体会黎溪尚此刻的郁闷心情,毕竟……同是天涯死错人。“那个……那个是给原本要死掉的人看的啦!”小白小声的解释道。“什么……你……”“这不能怪我哦!要怪就怪我旁边这个家伙,他叫小黑,是实习死神,专门负责让人们无痛苦的死去。这次杀死林萌的行动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哦!”就在黎溪尚要发火的时候,小白再次开口。这种逃避责任的行为还真是……小黑听到小白的话之后,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加黑了。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小白现在应该已经被杀死几百次了吧?“是你杀错人的……”看着黎溪尚紧紧握着的拳头和脖子上暴起的青筋,我可以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肃杀之气。“那个……小尚尚,你冷静一点!你要知道,害死我们,你们就绝对不会又复活的机会了!”看着黎溪尚要动手打人的架势,小白忍不住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复活?”黎溪尚听到了这两个字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复活?这两个家伙该不会又要说什么让地震事件重演一遍的话吧?说实话,我根本不相信小黑和小白这两个人……不对,应该是这两个死神。“是啊!”小白十分兴奋的说。“怎么做?”黎溪尚看着他们,周身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愤怒气息。“你们两个只要能在三十天内让林萌没有痛苦的死去,就可以复活哦!”小白十分兴奋的说,好像在说“你们中奖了”之类的事情。让林萌没有痛苦的死去,这不是死神应该做的事情吗?我看着一旁的小黑,他根本没有看我们,而是双臂环胸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大概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让林萌死去,所以才在那里假装望天吧?我们要亲自去害死林萌?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心虚。从小到大,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我,怎么下得了手啊?林萌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我和她不熟,同学一年多了,连句话都没有说过,可我们两个毕竟是同学啊!我怎么……可是,如果她不死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复活啊!“只是让她没有痛苦的死去就好了?”黎溪尚说出了这么一个反问句。他这样的疑问给人的感觉好像让林萌死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喂,你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很简单好不好!”一旁的小黑听到黎溪尚的话之后,瞬间生气起来。答案肯定是不简单!至少对于小黑来说是这样的,不然他不会做了两次都……没有成功。“你要知道,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华丽的表演。要让一个人死的很好看、很华丽、很完美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你不懂的话就不要乱说好吗?”小黑十分气愤的说。看着这样愤怒的小黑,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死的很好看、很华丽。很完美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请问为什么会让这样一个“人”做死神呢?“那就这么定了吧!”黎溪尚没有理会小黑的话,继续对小白说。“嗯。那你们这段时间就到我们家住好了!”小白十分开心的说,好像他真的和我们很熟一样。他们好像完全没有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吧?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怎么可以就这么定了啊?我根本什么都还没有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牵扯进去了。“我……”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黎溪尚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想活命的话,你就没有选择。”想活命吗?我当然想!可是,虽然本来我就是因为林萌而死的,但是要用别人的命换我的命……这种混乱的关系让我这个思维能力本来就不是很强的人不知道该怎么理清楚。难道我就只能这样接受这是个事实吗?想着想着,我已经自然而然的跟着小黑和小白离开了现场,看来……这就是我的命啊!小白一边走,一边在我耳边继续扑击死神知识:“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一个暂时的身份——临时死神。临时死神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以吃可以喝,需要睡觉,不同的是你们会拥有一些魔法。另外,普通人看不见你们,只有那些快要死的人才能看到你们。其他细节我和小黑会在吃饭的时候跟你们解释的……”临时死神?请问临时死神之后我们又会变成什么呢?我还没来得及问,就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们走了。之后,我和黎溪尚正式入住小黑和小白的公寓,开始了我们漫长的三十天计划。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和三个异次元生物开始了三十天的同居生活,真不知道是喜是忧啊!

王荣涛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对别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因为刘荫又把秘密告诉他了,第二天就成了学校里面的“大红人。”

“你为什么这么做作?我有事问你你为什么立马趴下睡觉?装什么!”刘荫大叫着,戳了戳身旁的王荣涛。

王荣涛很会装,详装睡眼惺忪的样子说:“有什么事?我没听见啊。”其实他全都听见了,就是想躲避责任。

“再说关我什么事?”王荣涛奸笑着看着刘荫。

即使他经常背叛别人,却在不知情的人面前一脸无辜,经常用外表欺骗别人,让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多么无辜纯情的老实人,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蔫土匪。

他心中暗喜,即使林荫看在他是朋友的份儿上经常给他零食,或者帮他一些忙,而王荣涛则惬意地接受着这一切,但当林荫一有事找他帮忙或者跟他玩的时候王荣涛就变得特别委婉地拒绝。

林萌转头看见他借钱给别人,手里还紧紧握着两张红色的票子。王荣涛以为林萌没发现,迅速的将钱往衣服的夹层一塞,然后抬头看着林萌,“我刚刚全部借出去了,现在一个子也没了。”

林萌气得脸色通红,“我给你这么多零食,又帮你打水,把你当朋友,现在我有事找你借点钱,你竟然这么做!”

“我滚你xxxb的!”王荣涛不屑地喷着粪。

“你才是!见利忘义的小人!”

“滚!xxxxx”王荣涛已经怒了,破口大骂脏话。

他站起来就对刘荫后脑勺打了几大拳,周围一个朋友看见忙把手挡了一下,但小手指错位了。

林荫几乎被打蒙了,王荣涛又像是做作给全班看似的趴下睡觉,“装睡”。

王荣涛就是依靠这种死不承认的小人行为,躲避着别人的指责。

“希望你得到应有的教训。”

林荫自杀前说了这句话。

他被打得丧失了理智,是王荣涛这个小人一直践踏“那些东西”罢了。

第二天清晨,王荣涛又嘚嘚瑟瑟地在座位上看小说。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在他前桌脸上。

算了,肯定是那人也做了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才这样,王荣涛多么老实的一个人呐……

午夜时分,王荣涛死在了厕所里面。

他的舌头被剪掉了,被称之为

“全班帅”的脸皮被完整剥离,只留下了血肉模糊的腌臜肉团,他的嘴大张着,口中满身沾了血的大便。他肚子里也装满了大便,心脏不翼而飞。

既然你这么喜欢装,就让你一直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