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桂庵

都中有个叫做洪大业的款爷,有钱!有妻朱氏女,美丽贤慧,真个上得厅堂,进得厨房,持家有道,相夫教子,初时两情相悦,夫妻恩爱,家庭和美,后来呀,钱烧得洪大业和婢女宝带有了奸情,那个年月允许一妻多妾,故公然纳了宝带为二奶,宝带长得逊于朱氏女多矣,但新人颇解风骚,借鲜嫩劲颇勾得洪大业神魂颠倒,宠爱有加,遂冷淡了妻子,朱氏女看在眼里,恨种心中,怒火频发,久之夫妻反目,关系紧张。旧时封建社会里男人可以一妻多妾,但妻做为正室的权威不容挑战,否则群议汹汹。朱氏女的妒火,非但不管用,使得洪大业益发宠幸宝带,疏远朱氏女。
  因生意故,洪迁徒,新居有邻是布帛商人,狄姓。狄妻叫做恒娘,闻新邻至,遂过院见朱氏女.以通声气。恒娘有三十多岁,姿色平常,但做人乖巧,很会说话,朱氏女一见如故,两人往来甚欢,朱氏女到狄家做客,见狄家亦有小妾,年轻貌美,两家相处快半年了,却不曾听闻狄家有甚不和谐音,妻妾无嫌隙,观狄商独锺情恒娘,而对小妾疏淡甚矣,几虚位以待,大为惊奇。朱氏女忍不住,有一天,悄问恒娘曰:“我听说男人多爱小妾,因喜新而厌旧,甚至想妻妾换位,虐妻宠妾,今观妹妹家却非同常情,宠妻远妾,妹妹有什么好办法致此呢?请教教我吧,我愿做你的学生,若能救姐出火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呀!”
  恒娘笑笑说:“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岂独男子呀,之所以已遭疏远,彼能独宠新欢,有自己的原因呐,不断的抱怨,不休的唠叨,如为丛驱雀,为渊驱鱼一样呵,所以你要想出气达到目的,从现在开始,听我安排:你先自疏,远离男人,即使男人找你,当坚拒之,理由么,不要使新人不高兴,可以和男人说:老夫妻何须在意床第一时之欢,徒使新人不快。注意家中不要因你起风波,能忍受委屈保持家中详和安静,你若做到了,一个月后,再来找我,自会传授你下一步办法。”
  月余后,朱氏女往见恒娘说:“我虽不甘愿,但按照妹妹吩咐做了,这一个多月没有让男人近身,而且家中特别安静。”
  恒娘喜道:“得之矣!从现在起,你要不妆容打扮,不穿好衣服,灰头土脸,垢面敞履,如下人般操持家务,照料男人和小妾,一个月后我再教你下一步办法。”
  朱氏女虽不解但从之,不久,洪见怜之,令宝带分其劳,而朱亦不受,婉拒。又过去一个月后,往见恒娘,恒娘喜曰:“孺子真可教也!后天为上己节,我们一同踏春园过节,你要盛装打扮崭然一新,早点过来。”
  是日朱氏女揽镜仔细描画后,华服盛装,往见恒娘,恒娘大喜:“可以了!”又亲为代换凤髻,以袍袖不合时宜,拆其线更新制作,谓其鞋样拙,拿出自已的绣鞋为之换上,并于行前饮之美酒,嘱咐:“回家后,见到男人,礼毕即归屋,早闭户寝,男人敲门勿开,再三叩求后可开门一纳,但男人欲亲吻,索足,亲热等情状要吝之勿从,半月后复来,事可偕矣!”
  朱氏女归,炫颜盛装,洪见之凝目注视良久目光难移,欢喜关爱之情溢于言表,稍毕朱归屋就寝,洪来叩门求欢,朱坚拒不起,洪闷闷不乐而罢,转日亦然,第三天洪不待入夜,坐床不去,朱曰:“独眠已成习惯,不堪复扰。今为君妻,不得不从,尽妻责任,事毕请去。”是夜,如调新妇胜新婚,绸缪甚欢,更为次夜之约,朱婉拒,并约三日为期。
  半月后朱氏女往见恒娘,恒娘关好门后小声说:“从此你可以得尝心愿,擅专宠房矣!但是须懂得.你虽美貌,不媚也,夫妻床第须媚也!”并使其试媚而不得,乃亲教之使学习,以秋波娇媚勾人魂魄,又冁然玉体微露夺人双目,娇喘颤音莺啼眩人心智,凡媚功数十种,朱氏女略得心窍,恒娘曰:“你可以回去了,此后揽镜娴习之,当无虑也,术已尽传,事在已为,床第之间,隨机而动之,投其所好之,激情尽舒,媚力毕露,此非可以言传者,心领神会者胜!”
  朱归家,一如恒娘教,洪大悦,形神俱惑,常惶惶唯恐见拒,每日将暮,则相对调笑,寸步不忍离闺闼,推之难去。朱益善待宝带,每有宴席,必呼之共榻坐食,而洪视宝带益丑,不待终席遣之去。朱常劝丈夫进宝带房,为之闭户请去,而洪宁愿书房独宿,不肯从,于是宝带恨洪,逢人怨谤,使洪生厌而常怒之,渐施鞭楚,由是宝带益忿,不再妆容打扮,蓬头垢服,终日泪水洗面。
  有一天,朱与恒娘一起,恒娘问:“我教的办法怎么样呵!可曾遂你心愿呐?”
  朱道:“你的办法高明极了,但是我只能听从去做,而不解个中道理呀,你能告诉我吗?”
  恒娘笑道:“你沒听说过吗?人性向来喜新厌旧,重难轻易,再好的食物吃久会腻,再好的衣服穿久了会厌,丈夫之爱妾,非是因其年轻貌美,甘心拜倒罗裙下,而因幸其所难一遘也,故珍爱有加,倘纵而饱之,亦如食物呀,久必生厌。”
  朱氏女复问:“为什么让我先毁而后炫呢?”
  恒娘说:“先毁因尔久在彼目,熟视无睹呀,而突然变化似置不留目,恰如同久别,再炫则是忽睹艳装,则如新置,譬如穷人骤然饥饿时而得鱼肉,则视过去赖以生存的糟糠无味呀,妾新奇而趣难挡,当饱之纵之,因彼新我故,换置之,则我新而彼故,彼易而我难,此即为你设计的易妻为妾之法也!”朱大悟更喜,二人遂为闺中蜜友。
  又过去数年,一天恒娘对朱氏女说:“我们姐妹情投意合,如若一体,本应没什么隐瞒,一直想告诉你,而恐令你见疑,今天将要分别了,遂敢以实相告,我是狐精也!幼遭继母之变,把我卖到都中,幸遇良人待我恩厚,故不忍遽绝.爱恋至今,而明天我的父亲尸解,我不得不往省觐,也就不再复还,谨此告别。此后姐妹不复见矣!”
  朱氏女抱住恒娘哭泣,不忍别离,次日一早往视,恒娘己杳然不见。
  有异史曾曰:“买珠者不贵珠,而贵椟,新旧易难之情,千古不能破其惑,而变憎为爱之术,遂得以行乎其间矣。古侫臣事君,勿令见人,勿使窥书,乃知容身固宠,皆有心传也!”

  王桂庵,大名府世家公子,刚死了妻子,南游泊舟江边,看到邻船有个绣花女很美,“风姿韵绝”。他高声吟诵“洛阳女儿对门居”,绣花女看看他,低下头绣花。王桂庵投了锭金子过去,绣花女捡起来,不屑一顾,丢到岸边。王桂庵又把一股金钏掷到她脚下,绣花女还是低头绣花,好像没看到。这时她父亲回来了,王桂庵害怕被发现,焦急万分,绣花女却不动声色把金钏藏了起来。绣花女的父亲解开缆绳把船撑走,王桂庵后悔没及时把婚事定下来,立即追赶,赶不上,沿江寻访,找不到,王桂庵害起相思病来。这是典型的一见钟情。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爱情已油然而生。王桂庵对绣花少女,从对美色迷恋开始,到下决心求婚,已经有了人格因素。少女美丽自重,蒲松龄写她,不侧重“美”,而着眼于“韵”,“风姿韵绝”,是说少女不仅漂亮,还特别有韵味。她对偶然相逢的贵公子谨慎观察,一开始她抬头看王桂庵一眼,是因为王桂庵吟诗,说明这个人是个风雅之士,她有好感;王桂庵投金子给她,成了以金钱为诱饵,她立即
“拾弃之”,有骨气;王桂庵再掷金钏,她心领神会,这是爱情信物,就机警地保护起来。

  王桂庵对他认为的榜人女,也就是船夫的女儿,一见钟情后,痴迷地寻找,干脆买条船住在江边,天天盯着来来往往的船仔细寻找。找了半年没有音信,坐卧不宁,废寝忘食。有一天,他做梦到了个美丽的江村,在门前有一树马缨花的农舍,看到了日夜思念的少女。还没来得及说话,少女的父亲回来,他的梦也醒了。再过一年,他到镇江,居然在跟梦境完全一样的地方跟梦中情人相遇。他述说相思之苦和艰难寻找,说自己做的梦。少女隔着窗子认真询问王桂庵的家世,说:既然你是官宦人家,哪儿找不到好媳妇,怎么想着我?王桂庵表白: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娶了。这时,少女才告诉王桂庵,她也一直保存着金钏,等待投金钏的人来找,还为他拒绝了好几家求婚者。她让王桂庵赶快派媒人来,至于想非礼成耦,就是不经明媒正娶而私通,绝对不成。王桂庵喜出望外,扭头就跑,少女叫住他说:我叫芸娘,姓孟,父亲字江篱。

  这是多么有趣的细节!两年寻寻觅觅,偶然再度相逢,恋人感情尘埃落定,女主人公名字才浮出水面。好莱坞名片《魂断蓝桥》有个很有名的片段,男女主角一见钟情,直到申请结婚登记,男主角柯洛宁才想起来问女主角玛拉:你姓什么?这被看成是经典影片的典范趣笔。其实300年前蒲松龄老头早就写过。

  《王桂庵》写的一见钟情有优美的思想意蕴。一个富家公子对不知姓名、不知乡里的贫家女一见钟情,留着嫡妻位子苦苦寻觅,整整找了两年。无独有偶,他想念的少女也在等待,为了这无望的等待几次拒婚。一对青年男女为了偶然的惊鸿一瞥,为了电光石火般短暂的感情交流,为了一个不知姓名、没有留下地址的人,在茫茫人海,殷切翘盼,苦苦寻找,这样的爱情既是不可思议的,又是真诚纯净,坚如磐石的。两人意外相逢后,芸娘明确告诉王桂庵不能非礼成耦,把两人的关系定位于平等婚姻。王桂庵认为以自己显赫的家世向船夫求婚岂不是太容易了?没想到,当他以百金为聘求婚时,芸娘父亲孟江篱却拒绝了,说,我女儿有人家了。芸娘明明没订婚,她父亲为什么这样说?王桂庵当夜辗转反侧,想不明白。这位贵公子不得不冒着娶榜人女的耻辱请很有地位的亲戚出面求婚,这才弄明白,孟江篱不是船夫,而是读书人,他拒婚正是因为王桂庵的大把银子,“仆虽空匮,非卖昏者”。蒲松龄的文笔妙不可言。两人结合后,新的考验,更严峻的考验来了。王桂庵带芸娘坐船回家,煞有介事地开玩笑说:你这样慎重,聪明,却上我的当了,我家里有妻子。芸娘听后,脸色变了,稍作思考,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滔滔江水!芸娘维护自己的人格,宁死不做妾,追求平等的爱,不平等宁可死!王桂庵因为贵家子弟的纨绔习气开“家中固有妻在”的玩笑,芸娘以死相拚,王桂庵忧恸交集。结局当然是花好月圆,儿子寄生襁褓认父,夫妻团圆。

  《王桂庵》写的是一见钟情,是真挚爱情对“门当户对”的对抗。聊斋里一见钟情的爱情比比皆是,但常有不同内涵。《青凤》是著名的聊斋故事,狂生耿去病遇到借住他本家荒园的狐仙一家,对美丽的青凤一见钟情,拍着桌子大叫:“得妇如此,南面王不易也。”立即狂热追求。但青凤的叔父阻挠,带着青凤搬走了。耿去病一直想念、寻觅青凤,后来偶然遇到被猎狗追赶的受伤的小狐狸,抱回家,变成了青凤,一对恋人经过人世沧桑走到一起。有的研究者把这个故事解释为青年男女对抗父母之命、以爱情为基础的自主婚姻。

  另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爱情故事是《红玉》。书生冯相如坐在月下时,有个美丽少女从墙上窥视他,自我介绍说是东邻女红玉。冯相如发现红玉很美,用梯子接她过墙,两人大相爱悦,海誓山盟。半年后被耿直的冯翁发现,骂冯相如不好好读书,是淫荡的畜生;骂红玉不守闺戒,害人害己。冯相如想继续跟红玉私下来往,红玉坚决不同意,她替冯相如安排,让他娶到美丽而贤惠的卫氏女后,自己离开。但是卫氏没能跟冯相如白头偕老,她被一个退休御史看上抢走,不屈而死,冯相如家破人亡。这时,红玉出现了,帮助冯相如养育儿子,重建家业。不少专家认为,《红玉》这个爱情故事更多地跟揭露社会黑暗联系到一起。

  女人操纵男人的恶之花

  恒娘

  一位西方理论家有句名言:“小说家总是喜欢把男女主人公弄到一张床上结束。”又说:“床是爱情的摇篮,也是爱情的坟墓。”夫妻之间的爱情如何描写?对于作家们始终是个难题,很难写好,以至于张敞画眉的琐事变成夫妻恩爱的经典。蒲松龄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总是在常人想不到的地方做文章,出人意外,入人意中。他居然能在最该板起道学面孔的地方大作“媚”的文章。按照传统观念,夫妇之间应该举案齐眉,相敬如宾,非礼勿动。蒲松龄偏偏要写一位嫡妻如何使用性的魅力跟小妾争宠。描写女性如何把握男性心理,知己知彼地操纵婚姻。

  《恒娘》写洪大业有一妻一妾,妻朱氏比妾宝带漂亮,洪大业偏偏喜欢小妾,令朱氏非常气恼。她发现新搬来的邻居家妻子恒娘人才一般,小妾倒很漂亮,男主人却只喜欢恒娘。朱氏向恒娘“北面为弟子”请教,恒娘告诉她:人情厌旧而喜新,重难而轻易,丈夫喜欢妾,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难到手,有新鲜感。朱氏之所以失宠,正是因为整天唠叨,“为丛驱雀”,反而让丈夫和妾一条心了。恒娘教给朱氏“易妻为妾”的方法。头一个月,任凭丈夫跟小妾双宿双飞,自己离得远远的,表面看来,朱氏很贤慧,实际上让丈夫再也不觉得妾有新鲜感,但这时的朱氏在丈夫眼里仍然是唾手可得的黄脸婆。第二个月,恒娘让朱氏变旧为新,先穿着破衣服干一个月家务,突然最后一天穿上美丽的时装,梳上新式的发髻,穿上时髦的绣鞋。喜新厌旧的洪大业果然上钩,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晚上来敲朱氏的门,朱氏故意“坚卧不起”。朱氏欲擒故纵,成功地打败了小妾。

  当年聊斋点评家对恒娘很不理解:在家庭中有崇高地位的嫡妻像青楼女子接客,成何体统?恒娘的“易妻为妾”和《红楼梦》凤姐算计尤二姐,《金瓶梅》潘金莲算计李瓶儿,是古代小说写妻妾之争的名段。但朱氏比凤姐和潘金莲要高明,凤姐和潘金莲都在肉体上消灭对手,恒娘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个妻妾换位,让小妾生不如死,杀人不见血。朱氏能不能永远受宠?未必。蒲松龄给人物命名似乎早预伏了这层意思:小说主人翁叫恒娘,向她学习的是朱氏,朱者红也,红颜易老而求永恒,岂不是缘木求鱼?李白有这样的诗:“昔日芙蓉花,今成断肠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实际上恒娘写的妻妾争宠是一夫多妻制的必然结果。有的专家精辟地把《恒娘》称为“女人操纵男人的恶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