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西亭,池北树。点点青荷,点点青荷露。蝴蝶昨宵香梦误。梅雨连明。梅雨连明住。惜流光,寻秀句。好是莺啼,好是莺啼序。小院回廊兜转处。还有花无,还有花无数。——清代·樊增祥《苏幕遮
其三 池上独步》

猛拍还须惜。按歌时、弓鞋暗点,总谐工尺。雅与罗衫珠钏近,花落微闻叹息。料清梦、扶持无力。风露渐凉抛汝去,隔纹窗、似妒罗帷碧。还为汝,永今夕。抽钗画字都无迹。倚轻躯、朝朝暮暮,泪珠弹湿。此亦天然南郭几,一任深凭浅立。算一日、摩挲六七。欲报玉人亲切意,不信余、请视通身漆。较枕簟,孰疏密。——清代·樊增祥《金缕曲
前题,叠前韵三首 其四》

苏幕遮 其三 池上独步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咨汝蜜官,奉使寻花,金翼傅之。看明明冠帻,与蝉为友,纤纤针尾,以蝎为师。果有君乎,俨然王者,一日两衙犹汉仪。君何幸,并桃虫名字,写入周诗。春风户牖□离。羡一寸楼台结构奇。笑年年卜宅,经营蜡塞,朝朝衔蕊,回避蛛丝。春苑探芳,冬房割蜜,辛苦甘甜都为谁。尊王处,把幽兰冠首,驮得香归。——清代·樊增祥《沁园春
其三 蜂》

沁园春 其三 蜂

10bet网址,林宗墓前有古槐,远涂数舍见崔嵬。久共金茎语秋露,始见楼桑茁春雷。风云翕霍二千载,邓林生死几荣萎。东溟浮筠光彩远,荆南冥灵风雪摧。此木昂藏望霄汉,厚地耸秀青天垂。人言林宗手植此,矫矫万古扬清晖。洵乎不朽皆有托,亦汝劲固能自为。修士风流尚如此,何况至道光台魁。雩风杏雨敞天地,岱松雍柞秀苔莓。我来驱车过树侧,绿阴如山摇广陌。长风澒洞天黛色,𨴹岩巉壑窥正黑。下疑根泉通沧海,上恐柯南有仙国。株围十丈盘数亩,寄生如轮过百尺。织女中宵拂素机,孤鹤青冥回羽翼。偃蹇风尘官道旁,世无斤斧岂汝力。穷山穹谷求大斲,班输旁卧不敢忆,即今已非梁栋用,傲兀冰霜不自惜。孰云剪伐方为材,从容只信乾坤息。太原古村今亦存,欲争造化申絪缊。栖迟篱落秀涂巷,九原无处依龙门。——清代·潘咨《汉槐》

汉槐

绣织琼台,香围金屋,锦城春色重重。西华游戏,欧碧化珠宫。谁唤道人七七,催顷刻、妆点娇浓。争知道,休挝羯鼓,花信已潜通。华鬘看著手,十洲旖旎,不见愁红。况霓裳漫舞,齐护东风。却恐宵深梦冷,烧电烛、光照帘栊。归情好,河阳旧县,我亦种花农。——近现代·潘飞声《满庭芳·柏崎园观百花会》

满庭芳·柏崎园观百花会

近现代:潘飞声

绣织琼台,香围金屋,锦城春色重重。西华游戏,欧碧化珠宫。

谁唤道人七七,催顷刻、妆点娇浓。争知道,休挝羯鼓,花信已潜通。

华鬘看著手,十洲旖旎,不见愁红。况霓裳漫舞,齐护东风。

却恐宵深梦冷,烧电烛、光照帘栊。归情好,河阳旧县,我亦种花农。

1

金缕曲 前题,叠前韵三首 其四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门外即西山,山势莽回互。门内尽奇石,石气积云雾。遥青与近绿,朝暮各殊趣。坐卧于其间,割然得奇悟。谡谡松风来,天籁此中度。据石看青山,遐情引烟素。——清代·潘曾莹《万寿寺》

万寿寺

年年踪迹感漂蓬,冷落柴门烟雨中。燕子归来迷旧垒,桃花何处笑春风。——清代·楼锜《春日归泊阊门》

春日归泊阊门

天涯幽绪无人识。销魂借取瓯香笔。照影不成双。相思秋一江。画情谁与共。零落鸳鸯梦。莫道不怜伊。断肠花自知。——近现代·潘飞声《菩萨鬘·题伯纯画照水芙蓉》

菩萨鬘·题伯纯画照水芙蓉

近现代:潘飞声

天涯幽绪无人识。销魂借取瓯香笔。照影不成双。相思秋一江。

画情谁与共。零落鸳鸯梦。莫道不怜伊。断肠花自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