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2月第一周,话题性的文章我只写了一篇《“无意义”社交》,另外只有几个诗,没有像之前那样连续写作,主要是因为对自己写作的动机和作用产生了质疑。其中乱糟糟地写了一些都被我删除了,感觉写的内容偏离了之前的目标。

季恩:我和我的诗

我们群《读与评》写作我这次答应参与,但还是觉得有点突然。

既然这次写作不计散文、评论、小说或其他,我就把我自己与我的诗当成个东西写写好了。

鄙人属于八零后偏嫩的那一辈儿,出生农村,会搭在板凳上操作灶火煮饭。骨头还没长硬的时候就让粪挑子压得咯咯响。自小调皮过人,在黄荆条子的调教下欢快成长,长成祖国大地上的花朵。只是这花朵不需像牡丹那般娇养,它长在石板上,钢架上,混凝土的缝隙里。不起眼,没有香味,却也没有臭味。顽强,还远远不足以褒扬它们生命之不屈。

作为建筑行业里最庞大的蚁蝼,我们不能像诸君一样,认真且静心地研究诗呀,文呀的。诸君可以搂着一壶茶,讨论或政治或文学的话题,耗时一天,或更久。原谅我参加不了,犬子等着我搬多一匹砖,让碗里的肉片变得更精致一些。如果我参加了,可以开个200一天的点工,我也会欢呼雀跃地参加,而且可以加班加点地参加。你们不能说我拜金,我只是务实而已,真的,就一碗饭那么单纯。如果有天,这碗饭的安稳受到侵袭,我方才会有些脾气,这不是癞蛤蟆,戳一下跳一下,这也是务实。

关于诗歌的话题,我有声明过,予我如酒。我疲惫时才喝,也可以说想喝的时候就喝。这喝,有严格的度量,呷呷而已,所以很健康。我从未考虑过它能给我带来什么,所以也从未把取悦或模仿别人当作初衷。自认为挺好,恰好让人看笑了,说有趣,同乐也;恰好有忧患到大人类的话题,被夸赞说大气哉;恰好只是自我情绪的宣泄,小众也无妨。其实诗歌这东西,我认为无所谓成就,我爱故我坚持,她让我消除了哪怕百分之一的疲劳,谁能说她成就小呢?当然,我的诗歌也无所谓始终,再拿喝酒打麻将作比喻吧,我高兴了就弄弄,我哪天想通或想不通了,兴许会戒了。

我不是个严肃的诗人,但我做人是挺严肃的。我写我的东西
,如果看者有共鸣,那么请您乐乐,如果您恰好觉得扫兴,那么请您喷喷。读我写的东西不定要用文学或者艺术的眼光来看,它们只代表我自己,我的工作或者生活,仅此而已。

我自认为自的劳作足够辛苦,夜幕降临的时候能够让自己身心觉得稍微舒服一点就好。我的诗,她恰好就胜任了。故,我不为写而写。如果忧患世事是诗歌之最高境界,我不敢保证自己能抵达,顺其自然就好。

世界是个多大的乡啊,我得尽可能做到入乡随俗。我也有傲骨,不谄媚于权势。只是生得单薄了些,寒风初来时,还能屹立,吹久了还是忍不住颤栗。这一抖,就落入了冬的俗,拔不出半点星暖的俗。

离开炊烟萦绕的故乡多年,奔走在这个只有着火才会冒烟的城市。抽烟,我已戒了好几年,现在偶尔烧上一棒依然觉得罪过,因为戒烟那会儿是对老婆承诺了的,之所以再点上,是我确信它能产生温暖,且也能烧化一些不快。沦为中年人后,尝试戒女人,已戒脱了游戏。感觉我的苦旅一路走来,幼年吃多了苦是坏事,舌头木了,现在尝啥都无味,只有儿子喊的那声爸爸是甜的。

我曾用笔号,大根,因为诸多不明原因不用了,现在用实名。也许哪天,倘若法律规定写诗和喝酒者的儿女不能入学和工作,也许那天我就都戒了,饭,诗歌和酒。

10bet网址 1

虽然我兴趣爱好辽阔无边,但我感觉写作要像做事一样,好好写一块内容,胜过什么都写,毕竟不是靠写作吃饭,不是文字工作者,如果哪天要靠码字写专栏吃饭,我什么都可以写,只要读者读得愉快,我就可以随意写。

但现在感觉有两个局限还不能让我如此任意地写作,一是积累太少,如果这么东写西写地天天写,马上就没有太多干的东西可写,只会永远停留在虚浮的表面;二是时间太少,有限的时间如果总是在输出,而没有更多的吸收,自然就难有进步,写的东西无非也是文字上的闪转腾挪,没多少意思。

所以除非有很想写的话题,不然就暂时停止话题类的文章写作,至于评论类的,除非有非说不可的觉得异于他人的见解,或者有特别重要的推荐,其他就不再写了,无论音乐、电影、书,不再凑热闹,赶时评。另外就是小说,为了迎合快餐式的阅读,很多推荐的小说都在1K到3K字,但一个正经的短篇,这个字数级也是不够的。而超出一定的字数后,一两天就很难完成,这也导致正经写小说的不可能每天发文。其实对于写小说的,都有写长篇的想法,不能说是梦想吧,但都希望写一个完整而细仔的故事,而不是开一开脑洞,只图一乐。

最近虽然还有写长篇故事的打算,主要还是中短篇为主。但即使是短篇,可能也会写到近万字。而且可能会写无人问津的严肃文学,虽然手头最想写的是恐怖悬疑类,克苏鲁神话什么的。

另外诗还会写,写诗是很有乐趣的事,跟写段子一样,与一般文学创作感觉完全不一样。除了每天无固定主题的晚安诗,偶尔也会写一写别的。但诗就不一定会即写即发,而且诗这种情绪化的东西,本身是很私人的东西,我不太愿意给熟人看我写的诗,感觉很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