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一振已称奇,百二山河气便衰。欲集心斋捐俗听,频招鸾影插梧枝。村头水满浮新月,树下风甜起逸思。料理暮年须却埽,莫教世上易相疑。——明代·释今无《次韵答孔弼生孝廉》

寿姚接宾八十一 其一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僧多六十作閒人,君正勤劳在六旬。心等虚空无彼我,病除四大益精神。可知难处真如幻,莫作歧看冤亦亲。吾道埋头风雪下,不须飏颂落声尘。——明代·释今鸷《寿监院应公》

寿监院应公

傍井双桐树,苕苕拂故宫。清凉生夜月,飒沓起秋风。作瑟材徒具,栖鸾事已空。蔡郎无近信,惆怅碧云中。——明代·释今沼《双桐生空井》

双桐生空井

绿杨带岸草如烟,三月晴光薄暮船。山寺隔陂清磬远,人家临水列灯悬。戍楼画角催寒漏,贾客琵琶醉夜弦。惟有老僧禅坐稳,独燃残烛荻洲边。——明代·释今覞《清远晚泊即事》

清远晚泊即事

明代:释今覞

绿杨带岸草如烟,三月晴光薄暮船。山寺隔陂清磬远,人家临水列灯悬。

戍楼画角催寒漏,贾客琵琶醉夜弦。惟有老僧禅坐稳,独燃残烛荻洲边。

1

次韵答孔弼生孝廉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郭北山南石似星,停云冉冉壑冥冥。含光不照诸天界,垂象长留万古名。竹阁月高空宇白,石湖春尽野蘋青。情知客路终归去,聊倚东风话翠屏。——明代·释今回《题七星岩》

题七星岩

锦角幡旌喷沫烟,栴林龙象率陀仙。观成万象金光涌,礼遍千名梵响圆。花树齐发催百鸟,香渠分供出诸天。萧郎夙慧多生事,眼见池开上品莲。——明代·释今沼《千佛道场即事》

千佛道场即事

韩江东望水连天,海燕南归又一年。世外有僧非佛骨,人间无欲是神仙。阴那万仞真惭愧,瓶水千株也大颠。閒阅三春又三月,青山无恙且安禅。——明代·释今白《潮城闰三月》

潮城闰三月

明代:释今白

韩江东望水连天,海燕南归又一年。世外有僧非佛骨,人间无欲是神仙。

阴那万仞真惭愧,瓶水千株也大颠。閒阅三春又三月,青山无恙且安禅。

1

八十还教八十长,多君时炷佛前香。眼看四代神俱壮,亲手新高玳瑁梁。——明代·释今无《寿姚接宾八十一
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