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郎双鬓沈郎腰,君似彭篯两事饶。枕上松声疑北岱,堂前山色入西樵。溪云遍照灵桃熟,竹杖閒围玉笋娇。近种隔江莲渐大,欲撑小艇得相招。——明代·释今无《潘禹涛七十又一》

千尺寒流洗石颜,平分绣岭即仙斑。衣尘有迹云能澹,秋思难明意未閒。骤鹿食花斜踏涧,残虹行雨晚归山。只须料理藏衰鬓,此外原来尽可删。——明代·释今无《黄龙洞閒居》

潘禹涛七十又一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野店柴门外,渔舟绿水湾。我来石桥暮,乘月下西山。荒径行人绝,疏林飞鸟还。自悲黄发乱,惭愧白鸥閒。——明代·释今沼《蓢溪泛舟》

蓢溪泛舟

有客为我言,此是菊花岛。已卧三十年,山中采碧草。——明代·释今无《辽海舟中
其十九》

辽海舟中 其十九

脚底何曾路不平,薰风秋气往来轻。珠江吞却鄱阳月,百粤长空万古明。——明代·释今无《喜吼万慧均二公从匡庐奉佛舍利还
其一》

喜吼万慧均二公从匡庐奉佛舍利还 其一

明代:释今无

脚底何曾路不平,薰风秋气往来轻。珠江吞却鄱阳月,百粤长空万古明。

1

黄龙洞閒居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灵光尚忆十年前,相见翛然别有天。我愧谈经如滞絮,君能饮露似秋蝉。胸中不用江波涤,眼底能窥岳色全。便是自家清净土,何须骑鹤逐飞仙。——明代·释今无《赠胡敬济》

赠胡敬济

纯和禀得是先天,事事存心见圣贤。碧汉有星推玉座,甘棠无历记华年。薰风大陆蓬莱起,旭日扶桑紫极连。静拾松枝长画石,不禁欣跃颂金仙。——明代·释今无《寿徐浩然大参》

寿徐浩然大参

频拜海上神,莫教风浪恶。举手未炷香,低头泪先落。——明代·释今无《辽海舟中
其三十五》

辽海舟中 其三十五

明代:释今无

频拜海上神,莫教风浪恶。举手未炷香,低头泪先落。

1